CB103888.jpg

  我曾經是一家大醫院的皮膚科主任,我會的,別的醫生也會,別的醫生會的,我也會。後來開業,生意也很好。淨膚雷射引進台灣的第一年,我就做了5000~7000例,當時導致的肩痛職業傷害,迄今未癒。(圖/達志影像)

  我打到一萬例時,遇到一件怪事。這個病人來的時候只講,她在別的醫生那裡打飛梭雷射造成皮膚反黑,我給她打三、四次變好,但再度反黑,又打,又變好,反反覆覆幾次,我覺得不對,不可能,很怪。台中醫美推薦

  因為我以前幫病人打雷射就算變黑,也不會更黑。但這個病人,我幫她打完,她皮膚7天立刻黑回來,而且比原來的皮膚還黑。

  如果一個月後變黑,可以說是反黑,但7天,黑色素不可能那麼快上來。我又試了果酸、水楊酸,她皮膚好了90%,但只要一不用水楊酸,馬上又反黑。 我問了所有能問的美容、保養品公司都沒辦法,後來才知道,她在14個月前已經在另一家皮膚科打過,反黑14個月,加上我幫她治療的3個月,都還不能治好,我投降。

  我只好又重新回顧學理,警覺皮膚分為正常皮膚與生病的皮膚。斑是發炎後的產物,不發炎就不會長斑,長斑的人可能是發炎後或發炎;發炎後的人打雷射是矯正,但發炎中的人打雷射則會更嚴重,受傷的皮膚需要休息,而非來做雷射。

一個疑問長久得不到答案

  其實,10年前開始學雷射,我心裡一直留著一個疑問。

  醫療通常是年輕醫生向資深醫生、老教授學,但為什麼雷射是廠商教醫生?有個學妹疑惑地問我,有次她正在學打雷射,打到一半,儀器商業務員說,「醫生,你站在旁邊,我來打,我比你會打」,學妹問我,法律不是規定只有醫生能打雷射嗎?

  因為醫學充滿未知,醫生受過生理學、病理學訓練,一發生不預期發生的事,醫生懂得提高警覺,能避開已知的風險,對未知的風險也懂得避開與掌握,哪種皮膚打幾焦耳,這些儀器商可以教你,但如果皮膚出問題,儀器商不能教你。台中整形外科

  後來,我去新加坡找一個老醫生學雷射,我問他肝斑打多少參數?這位醫師對我說:「我們是醫生,醫生面對的是患者的生理反應,而不是參數」每個臨床需求應受生理學、解剖學、生理化學所決定,而且如果這個疾病10年後有新的發現,你也可以更新運用。

  我遇到的那個病人就是這樣的例子,錯誤的患者用正確的劑量,雖然用的是正確劑量,但用錯了病人。很多情況是等病人出問題了,醫生才說患者有特殊的體質或膚質,這樣就不對了,因為醫生才能判別膚質,怎麼能把問題推給病人?

  會來診所的病人基本上都是皮膚有問題,就我的經驗,六成都是敏感型皮膚,所以我之後不敢隨便接病人,只專門幫人修復皮膚,生意開始不好。

  現在醫美變成這樣,是因為醫生無法證明他的價值,醫學界在走醫學美容時,忘了把醫學帶過來。每個團體都有好的、有壞的,我相信醫美醫生只是笨,不是壞,因為我當年也是這樣打,當我親眼看到傷害病人時,我就會停止。(文章出處:康健雜誌157期)醫美推薦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潘朵拉美學整形外科診所

潘朵拉整形外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